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首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倒不下的独脚女人

倒不下的独脚女人

潘永碧,重庆璧山县依凤乡盐店村六组一个普通农民,说起她,恐怕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要数她那终日忙碌在山坡上的三条腿——一条左腿加上两根拐杖,被人称为独脚女人。虽然潘永碧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但与她交谈,让你丝毫觉察不到这是一个需要怜悯的人。相反,她那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会让人——特别是一个四肢健全的人感到必须加倍努力,否则,便会羞愧于生活。
今年63岁的潘永碧,20岁时因一场意外事故痛失右腿。窘迫的家庭,使大儿子成年后作上门女婿远“嫁”他乡,大女儿也被人贩子拐卖到河南,至今下落不明。余下的几个子女相继外出打工,终年不回,留下她和不能从事体力劳动的丈夫以及两个尚未读书的孙字辈,苦苦守侯着这座四面透风的土屋。
如今,为了让全家人吃饱肚子,这个独脚女人一个人种了五个人的地。当别人家的土地大量闲置抛荒之时,她家地里一年四季都种满了农作物。看见婆母终年满山忙碌的样子,在外打工的小儿媳曾与婆婆翻脸:
“你上坡干啥子嘛?完全是在丢我们的脸!”
“凭自己的劳动吃饭,我丢了谁的脸?”潘永碧到现在还想不通。
潘永碧从没有屈从陈旧观念,她依然拄着双拐,风里来、雨里去,不仅种好了自家五个人的土地,还拣了别人不种的近两亩土地精心侍弄着。
一辈子操劳的潘永碧从没有叫过一声苦,但一次又一次意外打击还是让这个坚强的女人感到了生活的压力。2000年春天,潘永碧辛辛苦苦喂养了一群小鸡,当这群小鸡刚长到生蛋可以依靠卖蛋贴补家用时,不想被小偷偷了个干干净净。从地里回来的潘永碧看到这个情况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八只母鸡,管400多块钱啊!小偷怎么也不长个眼睛啊!”潘永碧伤伤心心地哭起来。
对一般家庭来说,丢了400块钱恐怕不会带来太大的打击,可对潘永碧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讲,400块钱会被她看得像生命一样珍贵。刚从失鸡痛苦中爬出来的潘永碧不久又掉进了另一个痛苦的泥潭。靠她一把把猪草喂大的母猪,在失鸡后不久便吊着大大的肚子。母猪怀崽给潘永碧带来了新的希望,可万万没想到,产下的15头猪崽竟有14头是死胎。
“天啦,哪有这样背时的命啊!”她在向不公的命运叫喊。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深深折磨着这个只有一条腿的女人,但潘永碧依然拄着双拐、扛着锄头,为了来年的收成、也为了全家人不饿肚子上坡下田。今年春节前夕,她像往常一样,在山上忙个没完。因长期缺少营养又加上劳动过度,突然眼前一黑,她身体失去平衡,一个跟头栽倒在下面的地里。潘永碧的脖子扭伤了,两颗摇摇欲坠的门牙至今还悬在她嘴里。
在生活无情的打击面前,她一次次倒下却又一次次顽强地站了起来。在潘永碧与生活的抗争下,她的家人没有饿饭。笔者在潘永碧家涂四壁的屋子里,看到了土地给予她的回报:扁桶内装满了玉米,粮仓中还存放了一些稻谷。房前屋后,她还种了甘蔗、柚子,而种得最多的是30多株桃子树。快七十的丈夫告诉笔者:因为没有钱买肥料和农药,果树只开花不结果。
“不说这些,说起都脏人。”潘永碧不好意思让体弱多病的丈夫往下说。
在老太婆中,潘永碧很硬朗;在残疾人中,潘永碧很坚强;在艰难困苦的生存条件下,潘永碧从没有放弃追求美好生活的希望。
春节前夕,当我们来到依凤乡盐店村六组采访潘永碧时,正看见她拄着双拐,背着满满一背枯藤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她上坡下坎敏捷的步伐、看着她黑黑的、布满老茧、沟壑纵横的双手,笔者被深深感动。
随行的依凤乡负责人表示,如果潘永碧愿意配假肢,财力紧张的乡政府愿意为她出一半的费用。
自强不息,为潘永碧残缺的肢体找到了一个坚实的支点,但是,这个生活的强者,还需要更多热心人来关心。

※本文作者:千夫※
  • 倒不下的独脚女人 相关内容:
  • 情信
  • 亲爱的,自从在网络中与你相遇,时常想,缘分真是很玄、很微妙。假如当初我没学会玩桌球,我们不会在中游相遇;假如没有你的网友在场发q,我们不会相识……假如没有了假如,就没了今天的故事。

  • 梦游龙潭沟
  • 梦游龙潭沟游龙潭沟归来的文友赞叹:龙潭沟的山如诗画,龙潭沟的水如梦如幻,龙潭沟的瀑布清泉如泣如诉,龙潭沟的潭星罗棋布;真是美景藏深山,秀水隐密林,无愧于“中原一绝,人间仙境”的美誉,置身美景,使人陶醉,令人留恋忘...

  • 记忆中的白色碱土路
  • 一条小路横在两块棉田之间。因为碱大,路会呈现出白色。一到秋季,土路两边的芦苇变得一片金黄。伴着“呜—呜”鸣叫的长风,苇花就会四处飘散……走在白色的碱土路上,人会有种萧索寂寥的感觉。

  • 离别家园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万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每每轻声吟唱起李叔同的《送别》,心里总会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 战之殇
  • 一战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自远古到现代,寻常政治手段无法达到目的,战争就成为终极解决手段。无论其原因是出于爱之火焰的燃烧抑或恨之种子的的萌发,也无论是经济利益的纠葛或政治见解的相左,无论是个别人野心膨胀后的...

  • 家有顽女
  • “老石!我走了!”接着是拧门锁的声音。“没老没小的,看我不收拾你……”我恶狠狠地从厨房冲出来,一边解着围裙。可是,胳膊还没抬够高,已经被人架住了。

  • 逛水木清华
  • 十一月底的北京已经下起小雪了,天气很冷,路过北京只有半天的时间,想去的地方很多,最想去的就是慕名已久的清华了,他在人们的传说中,已经有点神话,所以想亲自看看他有什么与别的高校不同的地方。

  • 春之韵
  • 序春,在这个最北部的省份已被压缩得所剩无几,仅仅是拥有漫漫长夜的冬与燥热白昼的夏之间的短暂插曲。绿色,只是一瞬间,就驱走了六个月的银白。

  • 查看更多>>

    爱情散文

【爱情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