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首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记忆中的白色碱土路

记忆中的白色碱土路

    一条小路横在两块棉田之间。因为碱大,路会呈现出白色。一到秋季,土路两边的芦苇变得一片金黄。伴着“呜—呜”鸣叫的长风,苇花就会四处飘散……走在白色的碱土路上,人会有种萧索寂寥的感觉。
    这种意象,因为时间的久远,被我定格成一幅画。这幅画是我对旧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兵团连队的印象。若有人问,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兵团连队是啥样的,我肯定会说,连队有很多的白色碱土路,路两边有很多芦苇。
    在团场七十年代生的年轻人可能都记得,从小学到高中,大家最常走的就是这种白色碱土路。因为那时候,连队的孩子,10岁左右就会跟着父辈下地帮助拔草,拾棉花。见的最多的也最不以为然的事物就是这种父辈用厚实的脚板踩出来的白色碱土路。
    白色碱土路很多,纵横交错在连队的棉田中间。冬季它是被白雪覆盖的,沉寂的天地中,只有一些鸟雀飞过白色碱土路。一到春季,白色碱土路就会露出凸凹不平的粗糙外表。因为冬季少人走,这时路上会泛起大量的白碱,继而结成厚厚的碱壳。但是,伴着拖拉机的耕作轰鸣声,每天到地里劳动的父辈就会用他们厚实的脚板再次把白色碱土路踩的平实,让白色碱土路继续承载他们或艰辛或快乐的劳动生活故事。
    如果连队有些地块离居民区很远,那条白色碱土路就会有四五公里的长度。为了节省出做饭的时间进行耕作,父辈早上就会把中午的饭做好一起带到地里。在白色的碱土上,经常就会听到萝筐里碗和菜盆相互碰撞“咣当”作响的声音。看见父母亲背着沉重的萝筐,懂事的少年就会自告奋勇骑上自行车,让父母把箩筐绑在车上。骑着自行车,少年正暗自得意,这可省了不少力!没想到自行车就冲出了白色碱土路,翻倒在了路旁弥漫的尘土中,米饭和菜撒的一地都是。少年自然免不了被父母责骂一顿,委屈之余,少年不怪自己骑车技术不好,而是责怪白色碱土路太窄,要是白色碱土路再宽点就好了!
    发生在白色碱土上的故事还有很多。在连队众多的白色碱土路上,收工的父辈之间会在夕阳中讨论一年的收成;若是有小孩在旁边一起走路,邻居家的大爷就会绘声绘色讲亲身经历过的鬼故事。小孩越听越害怕,越害怕越想听;若是少年之间相携在白色碱土路上行走,就会高声唱起当时的流行歌曲: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在少年不成调的激情歌声中,干旱少水的白色碱土路在父辈的眼中瞬间变换成为了多雨的塞外江南。因为有了人的激情参与,白色碱土路有了生气和活力。但在大多数无人的时间空档,白色碱土路只有芦苇作伴,风过处,苇叶寂寞的飒飒做响。
    白驹过隙。如今团场连队这种白色碱土路大都不在了。人们出门就是柏油路。连队居民区通往棉田的戈壁路替代了往昔的白色碱土路。而且这种戈壁路修的很宽,因为要方便拖拉机拉运高产棉花。如今的秋季,白天晚上,戈壁路上都是车辆穿梭,外乡采棉人在棉田间的笑语传的很远,路上早就没有了昔日的空旷寂寥,一片丰收热闹景象。
    可我依然忘不了记忆中的白色碱土路,不能忘记父辈用厚实的脚板一步步踩出来的白色碱土路。每到秋季,长风鸣起,我就会竖起耳朵,凝望远方,仿佛又看见了白色碱土路上漫天飞扬的芦花!

※本文作者:亘古长风※
  • 记忆中的白色碱土路 相关内容:
  • 拥书而眠
  • “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三十多年的人生,二十二年的病残,我与书的关系一波三折。少年时,因为家庭贫穷,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影响,抱着读书改变命运的理想,拼命苦读。

  • 夕阳西下百望山
  • 雨后的傍晚,我闲暇无事,照例去爬离家不远的百望山,这是京城西北部的一座森林公园,我沿着山涧的小路,慢慢向上走去。雨后的山间,空气异常新鲜,呼吸着带有植物清香气味的空气,精神格外振奋,路边的植物一片翠绿,不时还有从树叶...

  • 情信
  • 亲爱的,自从在网络中与你相遇,时常想,缘分真是很玄、很微妙。假如当初我没学会玩桌球,我们不会在中游相遇;假如没有你的网友在场发q,我们不会相识……假如没有了假如,就没了今天的故事。

  • 梦游龙潭沟
  • 梦游龙潭沟游龙潭沟归来的文友赞叹:龙潭沟的山如诗画,龙潭沟的水如梦如幻,龙潭沟的瀑布清泉如泣如诉,龙潭沟的潭星罗棋布;真是美景藏深山,秀水隐密林,无愧于“中原一绝,人间仙境”的美誉,置身美景,使人陶醉,令人留恋忘...

  • 离别家园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万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每每轻声吟唱起李叔同的《送别》,心里总会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 倒不下的独脚女人
  • 潘永碧,重庆璧山县依凤乡盐店村六组一个普通农民,说起她,恐怕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要数她那终日忙碌在山坡上的三条腿——一条左腿加上两根拐杖,被人称为独脚女人。

  • 战之殇
  • 一战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自远古到现代,寻常政治手段无法达到目的,战争就成为终极解决手段。无论其原因是出于爱之火焰的燃烧抑或恨之种子的的萌发,也无论是经济利益的纠葛或政治见解的相左,无论是个别人野心膨胀后的...

  • 家有顽女
  • “老石!我走了!”接着是拧门锁的声音。“没老没小的,看我不收拾你……”我恶狠狠地从厨房冲出来,一边解着围裙。可是,胳膊还没抬够高,已经被人架住了。

  • 查看更多>>

    爱情散文

【爱情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