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首页 > 散文 > 优秀散文 > 寻找购物式的爱情

寻找购物式的爱情

二十五岁以前,我相信爱情,坚守爱情,执着爱情,直到被爱情伤得体无守肤。从此不再轻言爱情。
二十五岁之后,接二连三的相亲,一直相到自己都记不清,结果都无疾而终。事实上所谓的相亲就是一个商品选购的过程,半点不再有感情的因素。
一旦错过了恋爱的年龄,便不再有恋爱的感觉。一旦被感情伤了心,便不敢再倾情相待,自然层层设防,步步为营。
但是人性又是何其的贪心,包括我自己,明知道要步入的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也心急如焚的渴望着,自守着却又贪婪的期望着感情。可是没有付出只有索取的情感天平,除非有别的砝码可加,否则定会失去平衡。
而我就在这样的对象市场上挑选着郎君,东家比来,西家挑去,就像选任何一件商品,对于谁都没有异样的情愫。兴许购物都有个第一感觉的喜欢,而我的恋爱连第一次喜欢的感觉都已不复存在,仅存的是公平公开的心境,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到自己都忍俊不禁。
这样的购物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因为不曾用心,不曾真心,不曾在意,所以就像两个毫不相干的个体。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毫不相关的人,却试途要用爱或感情的名义捆在一起,这样一个捆拴融合的过程,足够艰辛。所谓的恋爱到婚姻的路程,因遇人而天涯咫尺。
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相亲的历程,见面之后,才知对方是我的年少的同学,因为从未打算落叶归根,所以言词闪烁,模棱两可。因为曾经熟悉,倒也不觉得尴尬和陌生,只是我的优越让他觉得有些卑微。后来莫名的,我霸道的当了她的红娘,把另外一个朋友推向他的怀里,对方惊愕而无奈于我的举动。自此,我不再管他们的事,只是听说好了又分了,而今都依然单身。
第二次相亲,对方是亲戚的亲戚,老实忠厚,但家境贫寒。虽说不再相信爱情,但还渴望爱情,而他绝不是我的爱情。鉴于他的忠实厚道,所以给了一个遥远而虚无飘渺等待。一年之后,他在毫无希望的等待中绝望,再一年之后,听说已娶妻生子。
再后的相亲,记忆逐渐模糊,因为关系不再密切,不用再顾忌他人,范围更是广阔,人也形形色色。当相亲成为习惯之后,当习惯相亲之后,连客套与礼节都不自觉的免去。
只是我艰难的购物历程,才华,能力,家境,工作,经济,人才,品德,修养等等外在的条件以内在的因素,无一不是考虑和验收的标准,只是千挑万选,都无一中意。
似乎也有一二个有几项稍尽人意的,可却自以为是,目空一世。在没有感情的前提下,谁又愿意去受这个苦,遭那份罪?而我绝对不会。
时间在这个叫做岁月的光阴中老去,日子在这样的千挑万选中消逝,而我,则更加的沧桑不已,因为太过成人,爱情变得越来越不容易。
什么时间才能选到一款合适自己的爱情呢?

※本文作者:太虚镜缘※
  • 寻找购物式的爱情 相关内容:
  • 酒杯里的月光
  • 我对月光的痴情比对酒的痴情深得多。儿时,月光在摇篮里萦绕,在母亲的针线里穿行;年少时,月光在田园间和水塘里荡漾,在旅途和异乡中奔波闯荡。而今,月光已被我的岁月酿成了一壶老酒,陪我畅游四方。

  • 劣势即优势
  • 有人说,优势就是优势,劣势就是劣势,这两者混淆不得。然而我认为,两者不是混淆不得,而是最好能将两者混淆,来一个郑板桥式的“难得糊涂”收获相信会不少。

  • 秋日午后的流光
  • 终日远离阳光和新鲜空气,仿佛视觉和嗅觉都变得麻木,对它们的感觉,由最初的习以为常到之后的难以适应再到木然再到现在的不敢正视,仿佛这些东西于我而言,已是奢侈品。

  • 倾城丽人
  • 《倾城丽人》是一本杂志,一本由成都丽人女子医院创办的免费面向市民赠阅的杂志。我有幸获赠一本4月号限量珍藏版。起初,我以为不过是医院搞广告宣传,随意地翻阅后,感触却颇深。

  • 情色龙湾潭
  • 龙湾潭。想不到这个景区面积才15。62平方公里的国家森林公园竟有如此磁性的名字。传说很久以前,蓬溪一带旱情严重,老百姓就请法师求雨。法师到了横潭看到一条黄龙正在过溪,连忙追赶,直追到麒麟头才捉住黄龙,黄龙不服打滚,上窜下跳,...

  • 遗孤
  • 烈士遗孤高玉清,在我以往的文章中多次提及。我本无意要追溯历史,也没奢望能为她追要什么,理智与情感、良心与怜悯的常常折磨,因为我,年轻。很多时候,我羡慕后辈们年轻,年轻就是资本。

  • 学会生活,学会成长
  • 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有一些难以忘记的东西,比如令人愉快的经历和伤害。在实际的生活当中,愉悦的片段足以让我们怀念很久,也深深影响着我们的日常行为,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 离家后
  • 高中毕业后,我便在家里呆着。今年夏天,我不忍心再看见两鬓斑白的双亲为我东奔西跑。于是我跟一个同学偷偷来到武汉。我妈快四十才生我,我是他们的命根子,听说我到外面闯,当时就昏过去了。

  • 查看更多>>

    优秀散文

【优秀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