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首页 > 散文 > 优秀散文 > 情色龙湾潭

情色龙湾潭


  从此,我心里对龙湾潭和温电的作家多了一份牵挂与期待。
  二是色,即颜色是也,山色是也,水色是也。此色非彼色,见笑见笑!
  大凡风景,一般都在偏僻苦寒之处,要么得天独厚,慑人魂魄;要么激流险滩,雪浪翻飞;或者精雕细琢,气象万千;抑或小家碧玉,楚楚有致。那龙湾潭又是怎样一种色彩呢?
  一下车,踏进龙湾潭山庄,只觉得绿意扑眼而来,道旁古木参天,苍翠欲滴,似乎飘着地空气也都是绿的。深吸一口,带着甜甜的香味儿,直沁心脾。山上层层叠叠的树木,绿得发黑,深极了,浓极了;林间蜿蜒的小径,布满青苔,直绿到石头缝里。
  龙湾潭的胜景很多,各处有不同的好处,即使一个绿色,也各有不同。
  山坡上是一片惹人心疼的嫩绿。顶着嫩红小芽的樟树,杜英、狗骨柴、猴欢喜这些挂着牌子的有趣树名,以及许多不知名的树木都新枝吐叶,长出成片鲜嫩叶子,然后变成淡红、淡黄、再是淡绿,等嫩绿悄悄爬满枝头,将墨绿老叶覆盖,整个山坡便染上翠得透明、绿得流出汁液的叶子。
  在龙潭边,看到又一种绿,那是满地丛生的野草,圆圆的绿叶,显得勃勃生机,却又绿得十分悠闲,再加上叶面上的水珠滴溜溜地滚着,微风吹过,宛如满池荷叶裙袂飞扬,翩然起舞了。
  站在观景台向下看,山顶杜鹃盛开,山脚则一片杏绿,溪水如一条蛟龙从山涧闪过,弯弯的溪水和鲜艳的山花给公园镶上了双重富丽的花边。在太阳下,那点点嬉笑追逐的溪水,闪烁着迷人的银光。
  回头看,龙湾潭的溪水是极有特色的。说是溪水,其实表达不出那奔流的气势,平衡处他是碧澄澄的,缓缓地流动,如透明的凝脂;流得急了,水花飞溅,如飞珠滚玉一般,在这一片绿色的影像中显得分外好看。而且,非常清澈,游鱼历历可见。年轻的作家们竟不住脱鞋脱袜,卷起裤子,嬉戏于柔柔溪流中,期待与大自然更亲密的接触。
  空气中弥漫着栀子花的甜香,流水漫过光滑可人的巨石跌落深潭,远水如烟,泛起一层七彩弧虹。揽你入怀,捧你入口,顿觉沁人肺腑。流水泻泄也会发出一种自然的声响,与跳跃在阔叶林中的松鼠山鸟鸣叫交相呼应,参和着林间涛声,混杂着悬空栈道游人的惊呼声,组成一道醉人的清越仙音,留在这清静的山谷里回气荡肠。
  次日一大早,我在龙门边的溪潭里发现一条神秘的“比叽鱼”,这种鱼与别的鱼不同,鱼背有刺,最长的有10余厘米,全身黑褐色,游动时一窜一窜,像喝醉的老翁,显得很别扭。小时候我家门前溪里很多“比叽鱼”,但由于人们对溪鱼过份地掠取,楠溪江中已鲜见此鱼。如今,在龙湾潭重又见到此鱼,感受这里的环境确是头等,算是大自然对人类爱护环境的厚重馈赠。

  说到颜色,我想描述一下脸蛋红扑扑的导游小周,总挂着一副笑脸的她,身材丰满,心直口快,言语大方,由于长年在山上“锻炼“,看起来皮肤有点黑,不过那是山里人一种健康的肤色。据说她是前任场长的千金,出生在山岙,生长在林场。看得出,她对公园的那份热爱,那份执着,那视公园的一草一木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精神,一如龙湾潭那一派清新的情色,也足以认人欣喜。
  
  2007年5月于上塘

2页,当前第212
※本文作者:人似枯木※
  • 情色龙湾潭 相关内容:
  • 劣势即优势
  • 有人说,优势就是优势,劣势就是劣势,这两者混淆不得。然而我认为,两者不是混淆不得,而是最好能将两者混淆,来一个郑板桥式的“难得糊涂”收获相信会不少。

  • 秋日午后的流光
  • 终日远离阳光和新鲜空气,仿佛视觉和嗅觉都变得麻木,对它们的感觉,由最初的习以为常到之后的难以适应再到木然再到现在的不敢正视,仿佛这些东西于我而言,已是奢侈品。

  • 倾城丽人
  • 《倾城丽人》是一本杂志,一本由成都丽人女子医院创办的免费面向市民赠阅的杂志。我有幸获赠一本4月号限量珍藏版。起初,我以为不过是医院搞广告宣传,随意地翻阅后,感触却颇深。

  • 寻找购物式的爱情
  • 二十五岁以前,我相信爱情,坚守爱情,执着爱情,直到被爱情伤得体无守肤。从此不再轻言爱情。二十五岁之后,接二连三的相亲,一直相到自己都记不清,结果都无疾而终。

  • 遗孤
  • 烈士遗孤高玉清,在我以往的文章中多次提及。我本无意要追溯历史,也没奢望能为她追要什么,理智与情感、良心与怜悯的常常折磨,因为我,年轻。很多时候,我羡慕后辈们年轻,年轻就是资本。

  • 学会生活,学会成长
  • 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有一些难以忘记的东西,比如令人愉快的经历和伤害。在实际的生活当中,愉悦的片段足以让我们怀念很久,也深深影响着我们的日常行为,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 离家后
  • 高中毕业后,我便在家里呆着。今年夏天,我不忍心再看见两鬓斑白的双亲为我东奔西跑。于是我跟一个同学偷偷来到武汉。我妈快四十才生我,我是他们的命根子,听说我到外面闯,当时就昏过去了。

  • 伸出手,影儿在飘,心随动
  • 以前从来不相信爱情,也许是为了自己的那份故作深沉,然而现在却明白那原来是不懂得爱--爱与被爱。曾几何时,风在我眼前,他的纯情不止一次的让我心如鹿跳,惶惶不安,不敢正视一切,更何况是他的那对目光,深邃而幽远,让我不...

  • 查看更多>>

    优秀散文

【优秀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