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首页 > 散文 > 优秀散文 > 三不粘

三不粘

老字号的鲁菜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传统菜,例如著名的三不粘,菜品呈膏状,色金黄,味香甜,炒制时不粘锅、勺、盛时不粘碟、筷,吃时不粘牙,故名“三不粘”。这款名菜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流行,后来就逐渐难登大雅之堂。曾与从事厨艺30年的朋友探听“三不粘”是什么风味,如何制作,朋友讲不知道。据说山东烟台做的最地道,制作技术是福山一位鲁菜师傅从京城的御膳房里学来的,其他地方无法比肩。
此菜与宋朝著名诗人陆游的表妹唐琬有关。她自幼聪慧,人称才女,后被陆游娶为妻,夫妻的感情很好。但陆游的母亲对这个才貌双全、贤惠能干的儿媳妇就是看不上眼,总是想方设法难为她。在陆游母亲六十寿辰这天,陆家宾客盈门,摆了九桌席,十分热闹。陆母想叫儿媳在客人面前出丑,吃饭间,忽然当着众人提出:“今天我想吃说蛋也有蛋,说面也有面,吃不出蛋,咬不着面;是火烧,用油炸;看着焦黄,进口松软;瞧着有盐。尝尝怪甜;不粘勺子不粘盘。不用咬就能咽的食物。”唐琬心理明白。婆婆是又在为难她。她二话没说,走进厨房。在面盆里打了几个鸡蛋,再将鸡蛋黄加入淀粉、白糖、清水,用筷子打勺,过细罗。炒锅添入熟猪油,置中火上烧热,倒入调好的蛋黄液,迅速搅动。待蛋黄液成糊状时,一边往锅中徐徐加入熟猪油,一边用勺不停地搅拌,蛋黄糕变的柔软有劲,色泽黄亮,不粘炒锅,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唐琬将热腾腾、香喷喷的食物盛在一个盘子里,撒上点细盐恭恭敬敬地送上餐桌。客人们一看,合乎要求,一尝,更是口感酥软,甜咸适宜,都夸唐琬心灵手巧。
典故是为了增加菜的“含金量”罢了,真假与否,无从考证。
最近,我在电视节目里见到了南北两位大厨比赛此菜,按说北方人当该手法熟练、略胜一筹,但事实恰相反,是南蛮子夺冠。菜的原料很简单:鸡蛋黄5个,白糖125克,湿淀粉30克,猪油适量。制作方法是将鸡蛋黄、白糖、湿淀粉加清水35克,用筷子搅匀,再加清水125克搅匀。将锅置旺火上,烧热,下猪油,滑锅后倒出余油,随即倒入搅匀的蛋黄,用手勺不断的翻炒两分钟,再把25克猪油用手勺分3~4次陆续淋入锅中,同时不停翻炒,至金黄色不见油迹时,即可出锅装盘。
现在说起鲁菜,是既爱其美味又恨其不争。作为中国四大菜系之首,鲁菜源远流长,鲁菜最早起源于50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明朝末年进入宫廷,清朝出现鼎盛,宫中的御厨很多都是烟台人。著名的满汉全席,就是满菜和鲁菜的结合体。现今鲁菜不够引人注目的原因有两点:一是鲁菜尽管曾经“照亮”了中国的北方菜系,但它原有的一些特色已陆陆续续被京菜、东北菜等菜系吸取、融合,而自身又缺乏创新,所以日渐势微。二是固守儒家之道的山东人不擅长做生意,更不擅长自我推销,所以粤菜能够北上并在餐饮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而鲁菜却无法在神州大地打开“局面”。
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提出,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新的强大的综合性见解已经开始涌现,这是新的认识现实的方法。”我们的周围愈来愈成为一个联系中的整体,孤立的、静止的、与外界隔绝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人类认识方法上的综合化,人类社会的综合化趋向,必然影响人们的审美观,形成新的价值趋向和审美趋向。中国烹饪本来就是一门综合的艺术。随着时代的发展,吃,更加超越了生理性的需求而成为一种综合的人生享受,这也就不能不给日常的饮食生活带来一定的改变。
“烹饪之道,贵在变化;厨师之功,精于远用。”就如一些人看到传统节日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就认为传统节日正走向消亡,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保护传统节日,要留其“形”,将各种节日文化的瑰宝留下来;但更重要的还要扬其“神”,创新过节的形式,把传统节日文化的精髓传承下去。

※本文作者:小王咯咯※
  • 三不粘 相关内容:
  • 写给妈妈
  • 妈,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觉,常常一个人发呆。想你了,想家里的老房和那棵老槐树。想奶奶了,想奶奶和我睡的那个热炕头儿。老房没有了,那天我一个人闲得没事,一直走到老街的胡同口。

  • 宝贝走了,心有些凉
  • 进办公室,照例打开电脑,登录a61,正看论坛优秀会员评选的贴,来了一久违的朋友。是某乡镇中学校长。握手,寒暄。问他今天怎么有空来。说刚到局里交了个要人的报告,顺便来看看。每年暑假,都会有教师流动。这是我所知道的。

  • 黄牛岩记
  •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黄牛岩的故事:“说是大禹治水时,有一条黄牛立了大功。当大禹成神后,要黄牛一起去天上,黄牛不贪功,愿留在凡间,化着岩石挡在长江边,以镇河妖。

  • 蜀葵
  • 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蜀葵,不过那时她没有“蜀葵”这样富有诗意的名字,大家都叫“棋盘花”,这个比狗尾草还要俗气一些的名字。蜀葵不漂亮,也没有香气,呼拉拉地就开成一片,而且其中以单瓣的紫红色花朵居多,所以在我的关于花的排...

  • 唠叨的温暖
  • 说起唠叨,脑海中闪现的大多是父母的身影。在父母的唠叨声中,我们开始呀呀学语,开始认识世界;在父母的唠叨声中,我们走过无知的童年时光,走过叛逆的青春岁月;继而在不知不觉中唠叨成了“接力棒”,在另一个小天地粉墨登场。

  • 鬼影
  • 我从小就胆大,不知道什么叫怕,黑更半夜一人走路没感觉怕过。什么乱坟岗、死人滩,一人照去,没有丝毫怕意。记得还有一次一人跑到野外去捉鬼火——就是夜晚一蹦一蹦的小火球。

  • 老衣
  • 家乡有沿袭很多年,古老的风俗:老人老走后,由儿子做上后衣,女儿缝起被子,儿女亲手给故去的双亲穿上衣服,盖上被子后入殓……这些衣物,称作为老衣。一直以来,我始终是个脆弱,惧怕担当的人。

  • 风信子
  • 那一年,凛冽的寒风吹遍大地,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她穿着白色的风衣,白色的裙子,白色的靴子,漫步走来,像一只美丽的白天使……因为他说过,他喜欢白色。

  • 查看更多>>

    优秀散文

【优秀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