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笼中

李笠翁在谈生活的情趣时有关于鸟的一段是这么说的:鸟声之可爱者,不在人之坐时,而偏在睡时。鸟音宜晓听,人皆知之。晓则是人未起,即有起者,数亦寥寥,鸟无防患之心,自能毕行其能事。且扪舌一夜,技痒于心,至此皆思调弄,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者是也,此其独宜于晓也。
看过这段话不久,我也弄了只鸟来,想尝试一下于似醒非醒之时被鸟鸣惊起的味道。可惜的是,几天下来都是我叫她起床,闹钟于我依旧是闹钟而不是摆设,渴望它成为摆设的心不无遗憾。
遗憾之于仍旧要每日给她打扫庭院洗碗做饭,或许是我感动了她,也很有可能只是和我混熟了而已,最近这两天却都是她叫醒我的,然而并无想象中的美妙。平常懒惰惯了的我很不习惯那么早就起床,而她却是:责无旁贷,唯叫是从。于是每天早晨便成了我这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刻。
果然如此,我却依旧爱上了她的叫声,即使百般的不情愿,我仍会在她鸣叫的余声里起床。渐渐地,我发现,绣儿(她的名字)于我,不再是曾经向往的叫声美妙的闹钟,也不是时人口中的宠物,而只是朋友,是在对自我人生漫漫追索中偶然遇上或强行拉住的朋友。
在家的时候,不论是在书房看书,还是去妈妈的卧房看电视,或是在院子里玩耍,甚至她要到外面晒太阳,我们总是相互陪伴。本来,她是有个鸟伴的,但后来走了,现在只剩下我。我不怕她戏称我为鸟人,只要她愿意。
她在笼中不停的穿梭,从食杯到水果叉,再到饮水杯,再到活虫杯,总之,她用自己的脚攀沿着一根根束缚她的条条框框,四面墙壁阻止不了她的努力,因为她看的到外面的天空,即使罩上笼布,她依旧在里面坚强的歌唱,那声音是她对委屈的反抗。她似乎明白却从不懊恼,她晓得有那么一天,她会在高空飞翔。
看着她,我明白,笼子是她暂时的家,却永远代替不了她一生的归宿。因而,终究有一天,我会放了她。同时,我也惭愧着,毕竟是我对不起这位朋友,是我在她的旅途中强行拽住了她,她原本多半没打算羁留于此。然而现在,我却只想她陪着我,或许这是每个养鸟人的心情,也或者这是每一种生物在生命的历程中必然承受的束缚,正如我喂她面包虫时所看到的一种生命对另一种生命的残忍。
不论是因了什么,也不论是为了什么,在这生命中短暂的一段旅程里,我会和我的绣儿相依相伴,各自体味各自的沉默寂寥,彼此鼓励着对笼外的向往。我们都坚信,终有一天,彼此会在自由的天空里相遇。

※本文作者:木土隐※
  • 笼中 相关内容:
  • 拿铁咖啡
  • 如果说duchlady口味的牛奶是荷兰的味道,那么星巴克就是西雅图的风格。茶与咖啡就像东西方的文化有着鲜明的差异而又是可以调和的,不同的心情偏爱不同的味道。如果您想要寻找世界上最好的咖啡旅程将从这里开始。

  • 痛,摧毁了那一世厚重的墙
  • “妈!”痛了,我站在爱的边缘,绝望地放声喊去。随即,一声“嗨,孩子,我在这里,你在哪里?你怎么啦?”传了回来。像是邂逅了一场千年的甘霖,我心灵的大地被滋润得没有一丝保留。汲尽了爱的雨水,想颤抖都无从释放力气。

  • 我爱你陈楚生
  • 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追星族”。我看那些选秀节目,但从不附和也不跟风。在我的心里其实最清楚,那只是娱乐,那只是一种手段。我爱音乐,我爱那些可以让感动渗透到骨子里的歌手。

  • 曾经灿烂
  • 落花乱飞,女人晾完衣服,静静的看着小院,阳光很好,有风。她搬来凳子,泡上了一杯茶,坐在那里。阳光照在她因为洗涮而有些发白的手上。她瞧着这双手,曾经她是润泽光滑的,曾经他,她的男人最爱捧着她的手轻轻在脸边磨蹭。

  • 这伤这痛与我同在
  • 不知从什么时候说起,大概是在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吧。我的妈妈在哪儿呢?不知道,没有人说起,我也从不问起父亲。每当别的小孩子有人惹他哭时,他就会大哭并且嘴中一定喊着“妈妈”,而我呢,这样的情况下一定是嘴中喊“爸爸”了。

  • 居室变迁录
  • 师专毕业那年夏天,我与校友分配到一所小学工作。两人同居一室。那是一座旧式木版楼,共两层,是全校教师的住所所在。在楼的右前方,有一个摇摇摆摆的木梯,那是两层唯一的通道。爬完这个楼梯,便是我们的居室门了。

  • 阳光,在她的心底重现
  • 一、感受一颗阳光的心的变化昨夜风停雨顿,今晨阳光柔媚。我独自静站在窗前,感受着窗外的一脉一脉波浪似的涌入眼眸的绿意。不经意看到地上花果飘零,我,心底泛起隐隐的忧伤。

  • 写给妈妈
  • 妈,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觉,常常一个人发呆。想你了,想家里的老房和那棵老槐树。想奶奶了,想奶奶和我睡的那个热炕头儿。老房没有了,那天我一个人闲得没事,一直走到老街的胡同口。

  • 查看更多>>

    优秀散文

【优秀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