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话题作文 | 想象作文 | 英语作文 | 优秀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专题 | 写作指导 | 应用文 | 记述文 | 日记大全 | 高考满分作文
写人作文 | 写事作文 | 写物作文 | 写景作文 | 抒情作文 | 科幻作文 | 节日作文 | 暑假作文 | 描写作文 | 毕业作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单元作文 | 中考满分作文

岁月年华

发布时间:2019-07-13

  当我晚上站在空旷无人的操场,摩梭着褪色的栏杆。

  间隙中听见刺破双耳的冷风疾驰而过,以及泛黄的叶子飘零落下。

  我才意识到冬天悄无声息的吞噬安静的生活。

  灰寂的天空有数不清的星辰,凌乱散置在墨黑幕色中。

  教学楼流失白炽灯的光芒刺痛眼角最敏感的地方,不自觉的有热液噤然而下,像凄威的雨划痛苍老脸庞。

  常常在这种时候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澎湃的思绪翻涌,那些明明灭灭的回忆中的风景就像胶片电影,灰沉而落寞。

  以前六月未央的黑色光年渐渐远去,我就像受伤的野兽舔噬残留血痕的伤口,今天是建立在那些疼痛之上,脉脉祭奠着……

  九月,开始现实。

  阳光依旧刺痛肌肤,阴郁的马路斑驳的光影像跳跃的精灵。

  偶尔会有安静的风吹过,感觉头发被风吹乱并掩埋了眼睛。

  曾听说:高中是炼狱青春的坟墓,埋葬着追忆似水的流年,用妥协与泪水祭奠生命轮回。这句话莫名的烙印在我脑海。

  一直期待与惶惑。

  我终于离开了家,脱离世界,去向另一个天堂。

  自豪渐渐滋生像疯长的水藻漫延开来。

  然而当母亲把我的床铺的很好很好后,嘴角假装微笑要我学会生活。

  我僵硬的不敢看母亲苍白无力的脸。

  我醒悟明白她内心的躁动,依依不舍的元素像钻子一样刺痛骨骼。

  她的背影消失于我眼神追逐的尽头,黑色色潮流夹杂瑟瑟冷风汹涌袭来,泪水就像脱缰的野马,失去控制疯一样流下。

  一地的泪水被悄无声息的风吹干,蒸腾消逝。

  黑色晚风总会隐隐约约的撩起心中的孤寂。

  失去目光的夜晚该用怎样的声音去安慰。

  晚自习后,我会惯性的走到学校东边的小小话吧。

  拿起电话拨出熟悉的号码,心疼如刀割般等待,传来母亲柔和的声音,强忍着泪水。

  昏黄灯光下,告诉母亲自己过的很好,华丽的谎言掩饰着心底的痛,像大朵大朵的白云漂浮湛蓝天际。

  挂电话时,苍白的手紧握着听筒,摇摇坠下。

  我像失去了什么,渐渐远去的声音。

  夜很安静,透过窗子望去,黯然的笼罩一切。

  耳朵里塞着寂寞的俊杰唱《第二天堂》,躺在床上独自泪下。

  澶洌的风吹散仅有的温暖,蜷缩着沉沉睡去。

  梦见另一个天堂挥舞着翅膀,自由着。

  郭敬明:站在十六岁,站在青春转弯的地方,站在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罅隙,我终于泪流满面。

  我开始矛盾的微笑、微笑。

  生命中充满了美丽风景与萧瑟记忆。

  我回味着走过的路,笑靥如水的脸不再洋溢。

  成长是憧憬与怀念的天平。涂抹了最浓的一笔。

  当我趴在教室窗前透过明亮的玻璃看着整洁的校园,没有郭敬明常写的凤凰花与茂密如林的香樟。

  也没有成群的鸽子划过铅蓝色天空,落下灰色的羽毛。只有静静吮吸阳光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着。

  偶尔的穿着校服顶着阳光曝晒的孩子大步的穿过。

  影子或长或短的渐变着。

  无名的悲哀把自己窥探的一览无余。

  我高二了,理科。

  瞬间苍老的脸,笑容开始悲凉且含蓄。

  灯光刹白的晚自习,我会安静的看书做题,白纸上潦草的字迹,在泪水的浸湿下晕开。

  我不是好孩子。眼睛疼痛的时侯,抬头看见那漆黑的天空,让我害怕。

  纷纷的树叶在窗子外疯狂飞舞,最终落下。

  那用头发淹没的耳机在唱着淡淡的音乐,继续埋头重复着。

  朴树,我常会想起那个伤感的大男孩。

  依旧穿着帆步鞋,唱着流水的忧伤。

  我喜欢听《那些花儿》,淡淡的岁月淡淡的伤。

  曾幻想与朴树在希望的田野上奔跑,任凭风肆无忌殚的吹乱发梢,遮住眼睛迷失了方向,任凭那笑声被夕阳柒红的云絮带走。

  朴树告诉我,是金子就会发光。

  我欣喜若狂。

  我是一个落寞孩子,凝固的神经渐渐断裂。

  我开始怀疑自己神经病了。

  行走于灯光琉璃车水马龙的街角,忽明忽灭的广告牌,游离失所川流不息急驰而过的人群中,不知去向的走过。

  开始喜欢上了冬夜中的静谧。

  昏黄的路灯,把影子拉成一条黑色的线条,无尽的延长。

  嘴角的烟徐徐升起的雾气被风吹散,只剩下烟蒂定格在手中。

  寂寞的姿势像花朵一样摇曳着,叛逆的眼神看着喧嚣的尘世,昼夜轮回。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不知怎么就特别害怕青春的失去,逝离的岁月显的格外清晰。

  我是不是一个好孩子,一直这样定义自己,永远做不成父母眼中董事乖顺的孩子,反而带给父母的便是伤痕累累的创痛。

  还记得父亲沧桑的手划过我的脸时,瞬间肌肤像酒精燃烧,瞬间的震撼刺破了宁静的氛围。

  印痕像黑色绽放的玫瑰,妖艳的渲染着伤感,歇斯底里的吼着甩门而去,顶着破旧的风跑了很远很远。

  急促的呼吸声不安静的弥漫着,街头的那对父子,父亲拉着刚刚放学的孩子的小手,穿过马路。

  我看呆了,眼角被泪水浸湿了,一滴泪滑落,一切随风而逝。

  想起了那个安静的下午,寝室的兄弟去那个贴着招工的小饭店去吃饭。

  当我们进去时,老板笑着招呼我们,当时感觉年轻就是隐藏悲伤的虚伪面具,心地流失的没落却没有人理会。

  我们大口的口的喝酒,酒水刺激的滋味像千万只蚂蚁蠕动,把寂寞一一脱离。

  短暂的放松像上苍赐予我们的最宝贵的恩惠。

  孩子一般的微笑着。

  如果生命真的能再一次重新演绎,我绝不会踏进高中的校门。

  明贝眼角有泪光的凝视着透明玻璃杯的酒,嘶哑的声音刺破了空洞的灵魂。说道。

  我们不再说话,瞬间的沉默让我感到害怕。

  空调弥散的冷气让我感觉像站在悬崖便被瑟瑟的风吹打,坠入万丈深渊的惶恐。

  结局是我们借酒消愁愁更愁,直到我们把那浑浊的酒味吐出来,然后昏昏睡去。

  我们站在青春街角上,那么的想挽回岁月流逝的脚步,却被脆弱的停滞在爱与痛的边缘上。

  每一个人顶着一张张寂寞的脸渐渐走向坟墓的阴霾。

  寂寞的风不知卷着什么从我身边绕过,一切都黯淡下来。

  曾经想蜕变成一只蝴蝶,破茧而飞。

  曾经想演绎成一只雄鹰,遨游苍穹。

  然而一切都被埋藏于风的尽头。

  灰寂的风在空中肆虐着,张牙舞爪的摇动着枯黄的树枝,吼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沉闷于落魄被无形的枷锁着,库存于心灵的海角七号。

  年龄,真是成长的基础,不再年轻的脸流逝着梦想,流逝着时光的酒,没有人陪自己浅尝。

  狂欢真是一群人的孤单。

  我们坐在画架前,用晶莹的笔涂抹着梦幻中的梦想,用铅笔沙沙的映画出黑与白的对比。

  冬日的天空总会有大片大片的阴霾,沉闷的看不穿天与地的距离。

  洗刷着调色盘的双手通红通红的,冷风中像俘虏的奴隶残忍着疼痛。

  素描作业上的日期,像孤寂的走过后录下不同的脚印,深深的埋葬在灵感的见证下。

  爱之深,恨之且。

  总会有人会哭泣的,通宵的练习画画,总会有人静静的发呆。

  原来,我们都活在孤寂的牢笼中,挣扎着。

  无论上苍赐予我们怎样的躯壳,一些人一些事就这样明明灭灭的铭刻在沿途的风景。

  我们没有资格难过,还要把快乐源远流长。

  我原来就说过自己并不是好孩子。

  安静夜晚的月色笼罩着一切,淡淡的月光像风花雪月的光剑流逝着。

  我和寝室的兄弟翻墙出去上网,那高高的墙头轻松的被我们征服。

  当我们行走在寂静的没有人的大街上,黄昏的路灯制作的影子显露着伤感。

  我们匆忙的脚步像挣脱了脚铐似的机械的轮换着。

  网管阴森的一笑让我感到自己的颓废与肮脏。

  瞬间的难过只是短暂的,我们坐在一排开始在网络的虚构环境中挥洒泪水。

  可快乐的时光终究要有代价来取换的。

  当我们返回学校上早读的时候,便是昏睡而去。

  我做了个梦,梦见那弥漫着油墨气息试卷满天飞。

  那厚厚的复习资料堆积的桌子上掩埋了上课睡觉的姿势,还有那张寂寞的脸。

  梦见语文老师还在详细讲解错别字的简析,数学老师拿着试卷分析着函数。

  物理老师左右手电学定则,化学老师讲解着气体沉淀,生物老师的人体规律。

  告诉我们快高考的孩子应该注重营养。

  还有听着一头雾水的英语渐渐睡去。

  我们像空中的风筝,总有一根线牵着,梦想的翅膀,于是不得不淡然下来,无论绽放多么绚丽的花朵也不会摇曳高考对我们的摧残。

  曾幻想走过高考的那些孩子,是以怎样的虔诚开始征程,又是以怎样的疲惫终结年华,年华错了再多的等待终始苍老,那些渐渐老去的了脸庞,黯然中消失在飘荡的光影中。

  岁末,终归是矛盾的时刻,不知是该为自己的成长而庆幸还是该为自己的老去而伤感。

  仰望着寂寞的烟火瞬间绽放刺破静谧夜空,像一个过客不留下任何痕迹匆匆而去。

  我想起生命如此短暂的像流星划过,我们还没有机会双手合十的许下心愿,早已被时光的洪流吞噬。

  初春的风中,感受着一切风蚀后的感觉。

  在百日誓师典礼开始前我却莫名其妙的离去,独自的坐在山的那头,用余温去体味那透亮的冷漠。

  看着枯黄的野草生长着,看着学校后墙上面的涂鸦,那些曾经记录的文字像刺青一样滞留在那片属于我们的天空。

  原来我们可以活得快乐些。

  然而高考却把我们逼迫到最决绝与惨痛的河堤前,两个选择有一次陷入忧伤的安排,放弃还是前进,停在原地不知去向。

  我低下头一地的眼泪慢慢的沉浸在岁月的尘埃中。

  我害怕再走近那充斥着没有硝烟的教室,然而厮杀与拼搏的狰狞让我难以呼吸。

  一张张没有表情的脸携刻着岁月老去年华流逝的沧桑与危机。

  倒计时贴在最醒目的地方,那刺目的红的数字被上帝的魔手不经意的扯去。

  我们只能无奈的重复着吃饭睡觉学习,只是心头那根弦渐渐的绷得越来越紧。

  惊慌失措的脸没有笑容的流下泪水,滴落后弹奏着莫名伤感的调调。

  期待与惶恐的六月不知用怎样的词来形容内心的惧怕。

  看看那些伤感的文字不再华丽不在沉默。

  千军万马的同龄人奔涌的冲向那座独木桥,血惨破败的敌对着。

  在拍毕业照的时候镜头的闪光灯刺眼的划过,定格这每张寂寞的青春脸庞。

  我想起郭敬明在《爱与痛的边缘》中写到自己没有毕业照,离别是下一次相见的理由。

  拥有了照片就不会再找到聚在一起最充分的说服性。

  凝固着伤感的相片像永恒的墓碑来祭奠流失的生命。

  一生只停下一次的荆棘鸟,那是死亡的时刻。

  带着无名悲哀的生命被阴影掩埋。

  这个城市有很多很多闷热的午后。

  时间划过空气中的泡沫,这样潮湿而难以呼吸的夏至。

  黑色洪流渐渐沉默到最后。

  雨打湿脚印。我们也挥手告别。

  后记

  用不华丽的文字谨此悼念日渐远去的生命岁月。

  提到年华,说不清道不明的幻境。

  浑噩的流逝。白驹过隙,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年华是无效信。

  年华是断翼的天使,抵达苍老的尽头。

  年华,岁月。

本章链接:www.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yinianjizuowen/2152056.html

下页更精彩12345下一页
  • 岁月年华 相关内容:
  • 读楚辞
  • 读楚辞,第一篇是《离骚》,震撼;第二篇是《九歌》,惊艳;第三篇是《天问》,迷茫;第四篇是《九章》,沉痛。其实最想说的,是《九章》。其中有一篇《惜往日》据说是公认的“伪作”,《橘颂》是其中很特殊的一篇(看过的就知道了)。

  • 飘零的落
  • 我们这代被亲切地称为“80后”,有新鲜的思想,活跃的思维,独特的眼光,时尚、个性、高挑,同样堕落、沦丧、彷徨、哀伤。早恋已不再是新鲜话题,随处可见,包括餐厅、走廊,甚至厕所。

  • 超兽武装《樱花树下的契约》
  • 【番外】【一】清浅时光夏日,静好。如水的日子散发着淡淡的清欢,花香鸟鸣的清晨,喜欢依着一杯茶的馨香,倚在窗前,看天上白云轻轻飘过,任光阴静静的在指尖流淌,让一颗被尘世烟火渲染的心渐渐沉静下来,默念一份心灵的温婉,拥有一段...

  • 生,命,梦
  • 在所有的颜色当中哪一种是最美丽的呢?苔藓的灰,天空的蓝,岩石的褐,沙尘的黄,树叶的绿;还是山影的紫色,月亮被云陪衬时的淡白,黄昏时岛屿漂浮在海面上的金色以及里面的珍珠色。

  • 一句未实现的承诺
  • 人物:陈颜颜、陈寒、张露、店长、路人1、路人2(颜既陈颜颜、寒既陈颜颜的爸爸陈寒、露既陈颜颜的妈妈张露)时间:当代地点:钢琴店、医院、公墓。第一幕[寒的小女儿颜下个月就满8岁了,寒的家境贫苦、露是个贤妻良母。

  • 喝茶
  • 我不善品茶,不通茶经,更不懂什么茶道,从无两腋之下习习生风的经验。但是,数十年来,喝过不少茶,北平的双窨、天津的大叶、西湖的龙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洞庭湖的君山茶、武夷山的崖茶,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茶叶梗...

  • 给母亲的信
  • 2019年3月1日,我所就读的中学团委掀起了“以感恩家书”为主题的征文热潮。作为一名在校学生,也作为一名子女,我用颤抖的双手握起笔杆,畅述心中酝酿多时的那份激情。亲爱的妈妈:2019年前,您在无比的痛苦里迎来了我的第一声宏叫。

  • 我爱你,中国
  • 岁月悠悠,祖国已经度过了第60个特别的国庆节,每一个国庆节,都让我们中国人深深的想起祖国经过的沧桑,经过的屈辱。在战场上,战士们流淌的鲜血在我们的记忆中流动。

  • 查看更多>>

    高一作文

【高一作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