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话题作文 | 想象作文 | 英语作文 | 优秀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专题 | 写作指导 | 应用文 | 记述文 | 日记大全 | 高考满分作文
写人作文 | 写事作文 | 写物作文 | 写景作文 | 抒情作文 | 科幻作文 | 节日作文 | 暑假作文 | 描写作文 | 毕业作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单元作文 | 中考满分作文

往事如“烟”

发布时间:2019-09-14

  从家族史的意义上说,抽烟没有遗传。虽然我父亲抽烟,我也抽过烟,但在烟上我们没有基因关系。我曾经大抽其烟,我儿子却绝不沾烟,儿子坚定地认为不抽烟是一种文明。看来个人的烟史是一段绝对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而且在开始成为烟民时,就像好小说那样,各自还都有一个"非凡"的开头。

  记得上小学时,我做肺部的x光透视检查。医生一看我肺部的影像,竟然朝我瞪大双眼,那神气好像发现了奇迹。他对我说:"你的肺简直跟玻璃的一样,太干净太透亮了。记住,孩子,长大可绝对不要吸烟!"

  可是,后来步入艰难的社会。我从事仿制古画的单位被"文革"的大锤击碎。我必须为一家塑料印刷的小作坊跑业务,天天像沿街乞讨一样,钻进一家家工厂去寻找活计。而接洽业务,打开局面,与对方沟通,先要敬上一支烟。烟是市井中一把打开对方大门的钥匙。可最初我敬上烟时,却只是看着对方抽,自己不抽。这样反而倒有些尴尬。敬烟成了生硬的"送礼"。于是,我便硬着头皮开始了抽烟的生涯。为了敬烟而吸烟。应该说,我抽烟完全是被迫的。

  儿时,那位医生叮嘱我的话,那句金玉良言,我至今未忘。但生活的警句常常被生活本身击碎。因为现实总是至高无上的。甚至还会叫真理甘拜下风。当然,如果说起我对生活严酷性的体验,这还只是九牛一毛呢!

  古人以为诗人离不开酒,酒后的放纵会给诗人招来意外的灵感;今人以为作家的写作离不开烟,看看他们写作时脑袋顶上那纷纭缭绕的烟缕,多么像他们头脑中翻滚的思绪啊。但这全是误解!好的诗句都是在清明的头脑中跳跃出来的;而"无烟作家"也一样写出大作品。

  他们并不是为了写作才抽烟。他们只是写作时也要抽烟而已。

  真正的烟民全都是无时不抽的。

  他们闲时抽,忙时抽;舒服时抽,疲乏时抽;苦闷时抽,兴奋时抽;一个人时抽,一群人更抽;喝茶时抽,喝酒时抽;饭前抽几口,饭后抽一支;睡前抽几口,醒来抽一支。右手空着时用右手抽,右手忙着时用左手抽。如果坐着抽,走着抽,躺着也抽,那一准是头一流的烟民。记得我在自己烟史的高峰期,半夜起来还要点上烟,抽半支,再睡。我们误以为烟有消闲、解闷、镇定、提神和助兴的功能,其实不然。对于烟民来说,不过是这无时不伴随着他们的小小的烟卷,参与了他们大大小小一切的人生苦乐罢了。

  我至今记得父亲挨整时,总躲在屋角不停地抽烟。那个浓烟包裹着的一动不动的蜷曲的身影,是我见到过的世间最愁苦的形象。烟,到底是消解了还是加重他的忧愁和抑郁?

  那么,人们的烟瘾又是从何而来?

  烟瘾来自烟的魅力。我看烟的魅力,就是在你把一支雪白和崭新的烟卷从烟盒抽出来,性感地夹在唇间,点上,然后深深地将雾化了的带着刺激性香味的烟丝吸入身体而略感精神一爽的那一刻。即抽第一口烟的那一刻。随后,便是这吸烟动作的不断重复。而烟的魅力在这不断重复的吸烟中消失。

  其实,世界上大部分事物的魅力,都在这最初接触的那一刻。

  我们总想去再感受一下那一刻,于是就有了瘾。所以说,烟瘾就是不断燃起的"抽上一口"--也就是第一口烟的欲求。这第一口之后再吸下去,就成了一种毫无意义的习惯性的行为。我的一位好友张贤亮深谙此理,所以他每次点上烟,抽上两三口,就把烟按死在烟缸里。有人说,他才是最懂得抽烟的。他抽烟一如赏烟。并说他是"最高品位的烟民"。但也有人说,这第一口所受尼古丁的伤害最大,最具冲击性,所以笑称他是"自残意识最清醒的烟鬼"。

  但是,不管怎么样,烟最终留给我们的是发黄的牙和夹烟卷的手指,熏黑的肺,咳嗽和痰喘,还有难以谢绝的烟瘾本身。

  父亲抽了一辈子烟。抽得够凶。他年轻时最爱抽英国老牌的"红光",后来专抽"恒大"。"文革"时发给他的生活费只够吃饭,但他还是要挤出钱来,抽一种军绿色封皮的最廉价的"战斗牌"纸烟。如果偶尔得到一支"墨菊"、"牡丹",便像中了彩那样,立刻眉开眼笑。这烟一直抽得他晚年患"肺气肿",肺叶成了筒形,呼吸很费力,才把烟扔掉。

  十多年前,我抽得也凶,尤其是写作中。我住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写长篇时,四五个作家挤在一间屋里,连写作带睡觉。我们全抽烟。天天把小屋抽成一片云海。灰白色厚厚的云层静静地浮在屋子中间。烟民之间全是有福同享。一人有烟大家抽,抽完这人抽那人。全抽完了,就趴在地上找烟头。凑几个烟头,剥出烟丝,撕一条稿纸卷上,又是一支烟。可有时晚上躺下来,忽然害怕桌上烟火未熄,犯起了神经质,爬起来查看查看,还不放心。索性把新写的稿纸拿到枕边,怕把自己的心血烧掉。

  烟民做到这个份儿,后来戒烟的过程必然十分艰难。单用意志远远不够,还得使出各种办法对付自己。比方,一方面我在面前故意摆一盒烟,用激将法来捶打自己的意志,一方面,在烟瘾上来时,又不得不把一支不装烟丝的空烟斗叼在嘴上。好像在戒奶的孩子的嘴里塞上一个奶嘴,致使来访的朋友们哈哈大笑。

  只有在戒烟的时候,才会感受到烟的厉害。

  最厉害的事物是一种看不见的习惯。当你与一种有害的习惯诀别之后,又找不到新的事物并成为一种习惯时,最容易出现的便是返回去。从生活习惯到思想习惯全是如此。这一点也是我在小说《三寸金莲》中"放足"那部分着意写的。

  如今我已经戒烟十年有余。屋内烟消云散,一片清明,空气里只有观音竹细密的小叶散出的优雅而高逸的气息。至于架上的书,历史的界线更显分明;凡是发黄的书脊,全是我吸烟时代就立在书架上的;此后来者,则一律鲜明夺目,毫无污染。今天,写作时不再吸烟,思维一样灵动如水,活泼而光亮。往往看到电视片中出现一位奋笔写作的作家,一边皱眉深思,一边喷云吐雾,我会哑然失笑。并庆幸自己已然和这种糟糕的样子永久地告别了。

  一个边儿磨毛的皮烟盒,一个老式的有机玻璃烟嘴,陈放在我的玻璃柜里。这是我生命的文物。但在它们成为文物之后,所证实的不仅仅是我做过烟民的履历,它还会忽然鲜活地把昨天生活的某一个画面唤醒,就像我上边描述的那种种的细节和种种的滋味。

  • 往事如“烟” 相关内容:
  • 记忆,才是最好的相框
  • 有很多时候,我会迷茫,会忘记自己是谁,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总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去打击我自己,但有时候,正是在这样一种坏境下,我慢慢成长,收获了许多我曾经不曾拥有和奢过的东西,那就是记忆,他让我的生命慢慢变得有意义...

  • 倚亭仰望——一种精神姿态
  • 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王尔德我在颐和园内行走,寻找这样一座空亭,使我驻足仰望,深沉盯凝。园林无水不活,园无亭不灵。

  • 梦里看花
  • 这虚幻的世界,便如一个梦一般。在朦胧中满怀憧憬,却不知在梦魇下,陷入红尘,便挣扎在世俗中,遍体鳞伤。看那落花流水,看那云卷云舒,看那身边的人,人来人往,最后才在岁月中发现,能留在身边的没有几个。

  • 风雪中的绵羊
  • 读李娟的《冬牧场》,她这样写道:“我们看到的情景大多是羊群充满希望地经过大地,就不用说那些痛苦了—那是生命的必经之途吧。”在广袤苍茫的荒原上,或许才能感受到这般生命的静谧与美好。

  • 无需纠结
  • 坊间传闻,人文与科学是同宗堂兄弟。一次,两人共餐,期间,飞来一只苍蝇,两人均按兵不动。弟弟皱起了眉头,端上显微镜,放大镜,杀虫剂,电蚊拍认真地研究着这只生物带了多少细菌,是否为新型流感的罪魁祸首。

  • 交叉选择
  • 生活就像一张文理科的综合卷,你会先做哪一科?是先攻函数还是构思作文?或是齐头并进,细大不捐?似乎双管齐下最有优势,可是逻辑思考与感性认知偏偏位于大脑两侧,难以真正均衡用力,只能尽量看顾两方,再略有侧重。

  • 安,滕海
  • 像滕海渔村这种地方就不应该有网络、电视。我是这么认为的。破破的村落,守着一弧蓝蓝的海湾。那是怎样的一种蓝,天空纯粹得找不到一缕流云,与天相接的海水于礁石上漾出清透的紫来。我爱这个地方,不希望网络、电视破坏她的自然。

  • 最后的照片
  • 天色渐浓,浓得粘粘稠稠,连呼吸也有些急迫。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我懂得取景须别出心裁,一如我选择在这片土地上,特立独行。处在亚非拉的交汇,这里曾有煊赫的文明,且是两个宗教交缠的圣地。只可惜,我似乎来早了。

  • 查看更多>>

    小学六年级散文

【小学六年级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