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话题作文 | 想象作文 | 英语作文 | 优秀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专题 | 写作指导 | 应用文 | 记述文 | 日记大全 | 高考满分作文
写人作文 | 写事作文 | 写物作文 | 写景作文 | 抒情作文 | 科幻作文 | 节日作文 | 暑假作文 | 描写作文 | 毕业作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单元作文 | 中考满分作文

最后的照片

发布时间:2019-09-14

  天色渐浓,浓得粘粘稠稠,连呼吸也有些急迫。

  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我懂得取景须别出心裁,一如我选择在这片土地上,特立独行。

  处在亚非拉的交汇,这里曾有煊赫的文明,且是两个宗教交缠的圣地。只可惜,我似乎来早了。

  一脚踏入旧城,浓浓的一个中世纪。

  阴暗恐怖的城门,开启出无数巷道,狭小拥挤,小铺如麻。脚下的路石经过千年磨砺,溜滑而又不平,四周弥漫的气味,仿佛来自悠远的洞窟。

  “波乞——”敏感于这异样的语调,我调转镜头,循声搜索目标,只一顶白帽子与之相对,不偏不倚,边角还扯着些划破的丝线。白色之下,是一张黝黑的笑容。显然,他是将伤痕当做酒窝,而我,却腻味了酒窝的甜美,硬要把赤裸裸的伤痕糅进一张张相片。

  竟觉得自己的可笑与一种莫名的悲凉,不禁裹紧了衣袖。

  聚焦在那个朴实的面庞,细密的皱纹,铜箔色的肌肤闪烁着蜡油积淀的汗水。

  许是忘了关掉闪光,他的眼角一抖是的,他发现了我。

  我也不小心翼翼,径直走过去。

  我问他,这里是由什么机构管理的?

  他说,是居民委员会。

  我再问,居民委员会上面是什么机构?

  他指了指街口说,他。

  我一看街口,是张巨幅神像,欣喜于这意料之外的直率回答,刚准备切换至下一个目标,却被他那惊奇的目光按住了。

  目光的捕捉力是会扩散的,他将众人的目光吸附到了我身上,确切的说,是我手里的相机。

  “快瞧,是新闻记者吧。”

  “真哒,莫非又要有慈善汇捐了?!”

  很快人群中有了骚动,周围的脖颈被一概提起,如众星捧月般,似乎我是下一尊神像。不同的是,我是他们被俯视的。

  那个他,已不知被挤向何处,无措间,一只手臂搭了上来,贫弱地一击。

  “给我照张相吧!”我分明感到那乞讨式的迫切,仿佛向阴霾的天边发出了一声饥馑的叹息。

  我没有应声,脑中仍萦绕着那副神像。

  “也给我照一张吧!”这一声如阻洪之坝,瞬间溃塌,要求照相的乞声开始重叠,越叠越厚,压得我喘不过气。

  恍惚间我明白了他们的用意,从新闻记者到慈善汇捐再到拍照,他们将命运交付给了这小小的摄影机。他们坚决不肯放过这历史再现的机会,或是已厌倦了以虔诚的祷告换来的那零丁的心灵慰藉,却无法真正像外面的世界,探索科学,摆脱贫苦。

  他们的嗅觉极为灵敏,他们兴奋于这科技产物散发的诱人金属气味,战栗中难以掩饰的兴奋。

  “照片传出去,总会有好心人帮我们的。”

  “是啊,将来……将来总会有一天,会……会……”那种对未来幸福的憧憬断断续续。

  他们,执意于未来;而我,却相信现在。

  长期的信仰或许已让他们习惯依赖于某种救世的光环,当他们发现科技的传播可以掩盖原先的光环时,便有开始忙碌着将科技臆想为下一个光环,傻傻不懂究竟何为科学,何为幸福。

  勉强透过人群再次瞥了一眼那份神像,为他的存在感到微末的悲哀。

  镜头中挤攘着无数人头,因争先恐后竟显得有些狰狞,是由贫苦压榨出的狰狞,令我突然怀想起他坦然真和的笑。

  我所要寻找的照片,不是用愤怒,不是用呼喊,而是用笑容面对你,你却只能用泪眼凝视,一动不动,连拿手帕的动作也是多余。

  我所要的笑容,不是惊崇的喜悦,不是有意的宣扬传播,甚至作为慈善的标志,而是一种简单纯粹的生活态度,尽管有苦难的疤痕。

  快门按下,糊影一团。也许未来真的有科学家,慈善家来这里解救一时的贫苦,然而旧时的那份宁静将会逐步瓦解,激起更强的贪恋。

  人群一圈圈散去,饱蘸着满足感,徒留我一人,说不出的失落。

  我让这片土地永久地记住我离去时失落的背影。这片土地让我记住的,也只是这张照片。

  我发誓,这是我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 最后的照片 相关内容:
  • 记忆,才是最好的相框
  • 有很多时候,我会迷茫,会忘记自己是谁,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总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去打击我自己,但有时候,正是在这样一种坏境下,我慢慢成长,收获了许多我曾经不曾拥有和奢过的东西,那就是记忆,他让我的生命慢慢变得有意义...

  • 倚亭仰望——一种精神姿态
  • 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王尔德我在颐和园内行走,寻找这样一座空亭,使我驻足仰望,深沉盯凝。园林无水不活,园无亭不灵。

  • 梦里看花
  • 这虚幻的世界,便如一个梦一般。在朦胧中满怀憧憬,却不知在梦魇下,陷入红尘,便挣扎在世俗中,遍体鳞伤。看那落花流水,看那云卷云舒,看那身边的人,人来人往,最后才在岁月中发现,能留在身边的没有几个。

  • 风雪中的绵羊
  • 读李娟的《冬牧场》,她这样写道:“我们看到的情景大多是羊群充满希望地经过大地,就不用说那些痛苦了—那是生命的必经之途吧。”在广袤苍茫的荒原上,或许才能感受到这般生命的静谧与美好。

  • 无需纠结
  • 坊间传闻,人文与科学是同宗堂兄弟。一次,两人共餐,期间,飞来一只苍蝇,两人均按兵不动。弟弟皱起了眉头,端上显微镜,放大镜,杀虫剂,电蚊拍认真地研究着这只生物带了多少细菌,是否为新型流感的罪魁祸首。

  • 交叉选择
  • 生活就像一张文理科的综合卷,你会先做哪一科?是先攻函数还是构思作文?或是齐头并进,细大不捐?似乎双管齐下最有优势,可是逻辑思考与感性认知偏偏位于大脑两侧,难以真正均衡用力,只能尽量看顾两方,再略有侧重。

  • 安,滕海
  • 像滕海渔村这种地方就不应该有网络、电视。我是这么认为的。破破的村落,守着一弧蓝蓝的海湾。那是怎样的一种蓝,天空纯粹得找不到一缕流云,与天相接的海水于礁石上漾出清透的紫来。我爱这个地方,不希望网络、电视破坏她的自然。

  • 往事如“烟”
  • 从家族史的意义上说,抽烟没有遗传。虽然我父亲抽烟,我也抽过烟,但在烟上我们没有基因关系。我曾经大抽其烟,我儿子却绝不沾烟,儿子坚定地认为不抽烟是一种文明。看来个人的烟史是一段绝对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

  • 查看更多>>

    小学六年级散文

【小学六年级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