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话题作文 | 想象作文 | 英语作文 | 优秀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专题 | 写作指导 | 应用文 | 记述文 | 日记大全 | 高考满分作文
写人作文 | 写事作文 | 写物作文 | 写景作文 | 抒情作文 | 科幻作文 | 节日作文 | 暑假作文 | 描写作文 | 毕业作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单元作文 | 中考满分作文

安,滕海

发布时间:2019-09-14

  像滕海渔村这种地方就不应该有网络、电视。我是这么认为的。

  破破的村落,守着一弧蓝蓝的海湾。那是怎样的一种蓝,天空纯粹得找不到一缕流云,与天相接的海水于礁石上漾出清透的紫来。我爱这个地方,不希望网络、电视破坏她的自然。

  “滕海会被毁掉的,被电视节目,被无线网络。”我对林说。

  林翻着书,不曾抬头:“现在很好,看书、写字、面朝大海。饿了吃饭,累了睡觉。现在,这里很好。”林是旅店的老板,上海人,喜欢这里,便定居了下来。所谓旅店,其实不过八个房间。

  “你也说了是‘现在’,那‘以后’呢?”

  “这里住的所有人都喜欢海棠湾的干净、纯粹。沉浸于你爱的景色,又何必管顾那些。”

  “可是——”我心中不甘,却又无话可说。

  林放下书,走到前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别忘了,你也是通过它发现滕海,用它向我订房的。”

  林的话把我噎住了,下意识地避开他的视线。茶几上是林看的书,隐约瞥见作者的名字——尼尔?波兹曼。我不禁觉得好笑。

  入夜,睡不着,摸黑溜出房门。天很暗,沙滩上只幽幽一盏黄灯。看见林站在海里,水没到胸口。他一动不动,海水的波光泛到他的身上,俨然一体。鬼使神差,我走进了海里。水很凉,从脚踝,到膝盖,过了腰,泱泱及到肩膀。海浪的声音比白天真切得多。一簇一簇的水连绵地涌过来,卷起淡淡的鱼腥味。我不再往里走。刹那间,懂了林的感受。自然让人无法抗拒,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海湾。一瞬间你所有的动作都静止了,却有一种莫名的充实感。

  我在想数年后的海棠湾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和周围若干商业化的景区一样?到那时,林又在做什么?我们爱自然,所以我们建立风景区,可是商业化的浪潮又席卷了那些自然之美。我们不是从很早以前,从老庄起,就讲求顺应天道,摸索自然法则吗?又为何与这顺应自然的本意渐行渐远?是因为我们的信仰不够坚定吗?我们本没有宗教,所谓信仰,是靠自古一线的情怀维系起来的吧。或许就是这样,我们才不够坚定地维护我们热爱的东西,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和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失了自己的精神,在对物质的不断追求中日渐脱离自己的本心?不,不。那些现代产物是一种工具,它们帮助人们生活,只是我们太依赖工具。

  林说得对,没有现代化的工具,我几乎不可能找到海棠湾。我上网,用搜索引擎找最美的自然风光,定路线,订酒店,用手机拍下沿途景色,发到微博上,传到空间里。

  我发现穷苦的地方往往风光独佳,比如稻城亚丁。在国道318上颠簸五天,看见了彩虹下的泥石流,赶上滚滚长江上的桥梁坍塌。沿途总能看到藏民帮着清理道路。他们的孩子在一旁挥手敬礼,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旅人:“谢谢你们给我们造希望小学。”我常常对此有一种难言的感动,他们的贫苦无法阻挡他们内心的幸福和对这个世界的感恩。这是一种脱离了信息与机械的美,生长于蔚蓝天空下的高原,将无尘的空气和山峦的冰雪当做养料,源于纯粹止于自然。这在被现代工具充斥的社会里几乎是神迹。可为了走近这神迹,我必须依赖现代的信息和机械,人都是这样的吧,在落后的物质生活中用精神改善生活状态,融入自然。这种根本的“信仰”又在物质被科学改善的过程中迷失。我们感到空虚,复又学会悲天悯人。通过物质工具努力退回本源。在路上有一位老妈妈请我喝酥油茶,仰头的时候看见贡嘎神山。“只有云雾散开,才能看见神山,活佛保佑。”老妈妈说。

  思绪凌乱,海涛依旧。一下子懒散了,仿佛要瘫倒在海里。想来科学和人文是同一片土地上的两棵树,根系交错,不可分割。与其说我用网络找到海棠湾,不如说我们通过现代工具,通过科学前往永寂之地,聆听自我的声音。

  夜深了,发现林已经不在。我走上岸,忽然觉得疲惫,一种彻底放松了的疲惫。林适时地递来毛巾:

  “滕海会一直这么安静,这么美丽,至少在心里。”

  回头望一眼夜色中的海棠湾,宝石蓝的天空中明星低垂,海水卷着浪花拥来淡淡的海腥味。

  晚安,滕海。  

本章链接:www.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sanwenshigezuowen/2059729.html

下页更精彩12345下一页
  • 安,滕海 相关内容:
  • 无需纠结
  • 坊间传闻,人文与科学是同宗堂兄弟。一次,两人共餐,期间,飞来一只苍蝇,两人均按兵不动。弟弟皱起了眉头,端上显微镜,放大镜,杀虫剂,电蚊拍认真地研究着这只生物带了多少细菌,是否为新型流感的罪魁祸首。

  • 交叉选择
  • 生活就像一张文理科的综合卷,你会先做哪一科?是先攻函数还是构思作文?或是齐头并进,细大不捐?似乎双管齐下最有优势,可是逻辑思考与感性认知偏偏位于大脑两侧,难以真正均衡用力,只能尽量看顾两方,再略有侧重。

  • 安,滕海
  • 像滕海渔村这种地方就不应该有网络、电视。我是这么认为的。破破的村落,守着一弧蓝蓝的海湾。那是怎样的一种蓝,天空纯粹得找不到一缕流云,与天相接的海水于礁石上漾出清透的紫来。我爱这个地方,不希望网络、电视破坏她的自然。

  • 最后的照片
  • 天色渐浓,浓得粘粘稠稠,连呼吸也有些急迫。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我懂得取景须别出心裁,一如我选择在这片土地上,特立独行。处在亚非拉的交汇,这里曾有煊赫的文明,且是两个宗教交缠的圣地。只可惜,我似乎来早了。

  • 往事如“烟”
  • 从家族史的意义上说,抽烟没有遗传。虽然我父亲抽烟,我也抽过烟,但在烟上我们没有基因关系。我曾经大抽其烟,我儿子却绝不沾烟,儿子坚定地认为不抽烟是一种文明。看来个人的烟史是一段绝对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

  • 文房两篇
  • 作画今日早起,神清目朗,心中明亮,绝无一丝冗杂,惟有晨光中小鸟的影子在桌案上轻灵而无声的跳动,于是生出画画的心情。这便将案头的青花笔洗换上清水,取两只宋人白釉小盏,每盏放入姜思序堂特制的轻胶色料十余片,一为花青,一为赭石...

  • 黄山绝壁松
  • 黄山以石奇云奇松奇名天下。然而登上黄山,给我以震动的是黄山松。黄山之松布满黄山。由深深的山谷至大大小小的山顶,无处无松。可是我说的松只是山上的松。山上有名气的松树颇多。

  • 家里有个高考生
  • 今年高三最后一学期了,意味着,我成了家里的高考生了,家里有个高考生,什么都变得不一样了。老爸老早就准备了一大堆补品,什么黄金搭档,六个核桃的,每个小时,都会让你好好补充一下,还特意弄了很多天麻,人参炖汤,一会儿排骨,一会...

  • 查看更多>>

    小学六年级散文

【小学六年级散文】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