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 | 初中作文 | 高中作文 | 话题作文 | 想象作文 | 英语作文 | 优秀作文 | 作文素材 | 作文专题 | 写作指导 | 应用文 | 记述文 | 日记大全 | 高考满分作文
写人作文 | 写事作文 | 写物作文 | 写景作文 | 抒情作文 | 科幻作文 | 节日作文 | 暑假作文 | 描写作文 | 毕业作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单元作文 | 中考满分作文
首页 > 优秀作文 > 写事作文 > 小说剧本作文 > 盛开在彼岸的花

盛开在彼岸的花

发布时间:2020-02-27

  彼岸的花,自古以来只被有一种,就是地藏佛带到奈何边的那株曼珠沙华。

  ——题记

  “呵呵,沙华,你知道吗?孟婆她说天庭已经允许我去轮回转世了,我可以去人间找你了,我可以去人间真正的看你一眼了。”奈何桥边的彼岸一位红衣女子对着一株“绿叶”,呢喃。“姐姐她说,我们不可能会相见,就算相见也会引来灭世之灾。我不信,我不相信天庭既然答应我去找你,还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亭台上,一位衣衫褴褛,布衣雪白精巧细致的女子杉杉向曼珠走来,“曼珠,你该走了,不然你又要等下一回轮回了。”女子站在曼珠身旁轻轻将手搭在曼珠的肩上,曼珠转过头看向女子那张风华绝代却布满皱纹的脸说:“孟婆,我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见到沙华了。我和他因为一个诅咒生生世世永不相见,相守。可如今,帝,允许我转世为人了,这是不是代表着我可以打破诅咒和沙华相守了?”孟婆呆呆地站在她身边,看着曼珠稚嫩的脸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和她是多么的相似,爱上一个明知不可爱的人,却还想赌一赌天命,最后爱得惨痛。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忍心在一位纯真的女孩儿面前揭开事情的真相。最终她只能说:“好孩子只要你想,一切都会变成一个事实的。好了,快走吧,不然就要错过了。来——喝口汤就上黄泉路吧——”

  “她,走了?”从花海中走出一位白衣翩翩的女子和曼珠长得极像。“哦,是曼陀来了。是啊,珠她走了。”孟婆站在亭台上头也没回的说着,“但愿,她不会走我们的旧路。”"她不会,因为她是我妹妹。”曼陀淡淡的说。

  一年后,阳界,京城朱府嫡夫人诞下一男一女,男名曰“朱桦”,女名曰“朱曼”。因朱家有训男女子嗣分地赡养。故,只能相知不可相守。

  阴界,不知是谁幽幽地唱: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尔时世尊,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

  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护所恋。

  佛说此经已,结跏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珠沙华、摩诃曼珠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

  佛曰:梵语波罗蜜此云到彼岸解义离生灭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流通即名为彼岸有生有死的境界谓之此岸超脱生死的境界谓之彼岸是涅盘的彼岸……”

  • 盛开在彼岸的花 相关内容:
  • 猎狼人与狼
  • 这里是远近闻名的狼村,村子正处蒙古北部大雪原,一到冬天,因为缺少食物,这里成群的蒙古狼便会伺机而动,咬死村民的牲畜,偷走村民准备度冬的食物。这些土生土长的蒙古狼,生性野蛮凶残、聪明好战。

  • 《召召》第一章
  • 深夜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家老屋传来一个小孩的呼噜声。他叫召召,一个秀气的男孩。他的父母都在城市里工作,而他便是有他的爷爷奶奶来照看。

  • 珍惜仅有的时光
  • 一年前,我身体特感不适,到医院检查。检查单上的四个字让我立刻崩溃肺癌晚期。之后的一年里,我的时光都在白色回忆中打发掉,一去不复返。在这一年里,癌细胞像无数匹脱缰之马,放荡不羁地在我的身体里到处扩散,蔓延。

  • 黑猫(二)
  • 我在杂草丛生的小路徘徊,眼开就要穿过那个铁栅拦门,那只白猫叫住了我,记住,我叫琪琪,你告诉其他猫,它们可以帮助你她貌似带着好意的说着,不需要。我冷冷地回了她一句,她沉默了,又说:你脖子上的蓝色丝带真好看。娅娅,后会有期。

  • 黑猫(一)
  • 夜晚,我从枯叶堆中醒来,天下起了小雨,记得在那个伤感的夜晚我的主人把我抛弃在郊外,没有带着一丝不舍,没有带着一丝留恋看着路灯渐灭,凋零的落叶在我脚下堆积,而风也开始哭泣,寒冷包围着我,凛冽的风似乎会把我吹垮,令我惊奇的是...

  • 从此,我不再沉浸过去
  • 秋。窗外秋风瑟瑟,似在向我们诉说着春时的温柔;落叶飞舞,似在向我们诉说着夏时的茂盛;静坐角落,我又在向朋友诉说着曾经的回忆那些如梦般的回忆里,有过欢声,有过笑语,也有过伤痛,有过苦涩,我越说越激动,声音都带着些许颤抖。

  • 手表
  • 我是一个喜欢手表的女子,各式各样的手表我都有收藏,12个简单数字排成一圈,就那样明了地概括了一切。一分一秒都跑不掉,全在里面。这种可以简单掌握时间的工具,让我着迷。

  • 芭蕾男孩
  • 晚秋的风打落在与刺凉缱绻的阴天。这一天,小男孩又来了,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缓慢地从遥远的家走到公路上的巴士站,不幸的是,箱子被收拾的很凌乱,粉红色芭蕾纱裙的半边被夹在了箱子外边,暴露在砭骨的寒风里。

  • 查看更多>>

    小说剧本作文

【小说剧本作文】栏目最新